金華新聞網首頁

首頁 > 新聞 > 社會  正文

關注金華新聞

微信

微博

傳統遊戲該回歸還是淘汰?他們用行動給出答案

2021-01-13 23:06:45

來源: 金華日報

作者: 許健楠

  金華新聞客户端1月13日  金華日報記者 許健楠


  舊的事物之所以可愛,往往因為它能喚起人的回憶。比如舊時的兒童傳統遊戲:滾鐵環、踢毽子、跳房子、打陀螺、竹蜻蜓……這些兒時遊戲帶來的快樂,令人難以忘懷。

  武義有一位畫家,花兩年多時間四處蒐集金華老遊戲,作完成了51幅民俗畫,一種遊戲創作一幅畫。

  “這些傳統遊戲曾經火爆,如今被漸漸遺忘,現在的年輕人對它們已經有些陌生了,如果不去記錄,真的可能會失傳。我想通過繪畫,留存一段鄉土記憶。”説這句話的人,是74歲的朱志強,他是中國水彩畫家協會會員、浙江省美術家協會會員。

  武義畫家想用畫筆留住的傳統遊戲,是努力讓其迴歸?還是順應時代發展,任其“優勝劣汰”?不妨來聽聽各方觀點。


朱志強

  


  不單單是老遊戲

  也是難忘的童年


  留存童年記憶,這是朱志強創作傳統遊戲系列民俗畫的初衷。《城南舊事》作者林海音曾寫散文《我的童玩》,來記錄她兒時玩過的那些遊戲。前者用的是文字,朱志強用圖畫。他一邊畫,也在一邊緬懷美好的童年時光。


滾鐵環

  


  藝術源於生活。童年的朱志強與一幫同學一起,滾着鐵環,穿過一條又一條小巷去上學。自己做的紙飛機、竹蜻蜓,是他曾經愛不釋手的玩具。跳繩、跳房子、打水漂……簡單的遊戲,滋生單純的快樂,至今想起來,依然讓人留戀和感慨。

  羅大佑的一首《童年》,道出了那個年代的童年歲月:“池塘邊的榕樹上,知了在聲聲叫着夏天。操場邊的鞦韆上,只有蝴蝶停在上面。黑板上老師的粉筆,還在拼命唧唧喳喳寫個不停,等待着下課,等待着放學,等待遊戲的童年……”

打陀螺

  


  每一幅老遊戲系列民俗畫,都記錄了曾經的孩子們玩遊戲的場景,妙趣橫生。那個年代雖然生活條件沒有現在這麼好,卻妙趣橫生。他所展示的,大多是他所親歷的、或是身邊曾經出現過的老遊戲;他所展示的,亦是很多人回不去的童年。蒐集到現在,朱志強已經創作了51種遊戲畫。

  每一幅畫,他都配了一段文字,專門介紹這一種老遊戲,以及它背後的故事。“其實,這些老遊戲不僅僅是兒戲,它們藏着過往的歷史信息,是遠去時代的一個縮影。”

拆線翻花

  


紙飛機

  


  比如疊羅漢,有一種説法是源於明嘉靖年間戚繼光義烏兵營的一種練武取樂遊戲,與南少林的羅漢拳也有淵源。踢毽子是一種古老的傳統民俗體育活動,起源於漢代,由古代蹴鞠發展而來。盛行於南北朝和隋唐,至今已有兩千多年的歷史了。

  打彈子、皮彈弓、竹筒槍等,都是男生很喜歡的老遊戲,踢毽子、跳橡皮筋、拆線翻花則是女生比較熱衷的遊戲項目。老鷹抓小雞、盪鞦韆、捉迷藏、萬花筒等老遊戲傳承至今,依然是許多孩子喜愛的遊戲。

捉迷藏

  


  而有些遊戲,如今已難得一見。朱志強回憶,他在金師附小和壺山小學唸書時,學校體育課有走高蹺項目。放學回家時,他和同學踩着高蹺走在街頭,高高在上、俯視人羣的感覺讓他至今難忘。還有做花燈,每年元宵節,家家有做花燈的習俗,找些竹篾紮成五角星、兔子、金魚……糊上棉紙,畫上動物彩畫,刷上蠟油,每個燈下裝上可插蠟燭的木條燈提,一盞花燈就做好了,元宵夜各家各户大人小孩提燈上街參加燈會盛市,欣賞各店各家燈綵,評判優劣,孩子們提着自己做的燈在人羣中嬉笑遊玩。現如今,家家做燈的盛況不復當年,孩子們也少了一種歡樂。


丟手帕

  


  這幾天,朱志強剛剛創作完成老遊戲系列的第51幅作品《烘火籠》。以前,寒冷的冬日,在農村,很多孩子烘火籠,經常會塞些黃豆、紅薯在火籠裏烤,烤熟後,別看紅薯外表黑不溜秋的,剝開時卻香氣撲鼻。現在有這一經歷的孩子已經很少了。為了介紹這一過程,朱志強專門寫了一首打油詩:“天寒身冷火籠烘,煨點黃豆解嘴饞,調皮夥伴吹口氣,籠灰飛揚沾滿面。”

烘火籠

  


  當他把這些畫曬在網上,不少網友留言:“當年我也玩過這些遊戲。”“依稀回到從前。”“時光匆匆,從前的歡樂一去不復返。”“回不去的童年,在您筆下回來了。”人們看了這些畫,時代變遷、人生故事一股腦兒湧上心頭。


 融入時代元素

 傳承創新光大


  在朱志強看來,創作傳統遊戲民俗畫,不僅僅要喚醒許多人的兒時記憶,也是希望讓這些傳統遊戲迴歸當下。“雖然時代在變,傳統遊戲仍然具有教育意義,讓孩子受益。”

  現在的兒童生活與過去相比大不一樣,電動玩具、網絡遊戲成為新一代兒童的記憶,許多孩子扎堆遊樂場。有了新遊戲,傳統遊戲真的不受歡迎了嗎?未必。武義一家民宿採納了朱志強的建議,設置了一些傳統遊戲項目後,受到孩子的歡迎。他打算,帶着這組民俗畫進校園,將傳統遊戲分享給更多的孩子。

跳房子

  


  市民童磊告訴記者,他一直倡導兒子玩傳統遊戲,比如跳房子、捉迷藏、跳繩等。“傳統遊戲是老祖宗傳下來的東西,有着悠久的歷史和傳統,凝聚了一代代人傳承下來的樸素智慧與生活趣味,我小時候就玩過,有一種情結。”

  他以捉迷藏為例,與現代很多遊戲不同,它是一個空間探索的過程,在躲、藏的過程中,可以有效訓練孩子身體的靈活性和協調性,考驗孩子的定性,並且在玩的過程中鍛鍊身體。“大多數傳統遊戲,孩子和家長都會玩,參與度就比較高,一起玩的過程,相當於一堂親子互動課。”只要有時間,他常常與兒子一起踢毽子、摺紙飛機、捉迷藏等,他覺得,這比起讓孩子玩手機遊戲強得多。

  傳統遊戲,是婺城區白龍橋小學的一大特色。通過家校合作,該校蒐集了30餘款傳統遊戲。7年來,這些遊戲一直伴隨孩子們成長。學校還編了一套《傳統遊戲 民族精神》的遊戲教材。

老鷹抓小雞

  


  白龍橋小學校長邢麗君表示,不少傳統遊戲不但沒過時,還是寓教於樂的好項目。打陀螺、滾鐵環等項目既需要技巧,也藏着科學知識,簡單易學,而且傳統遊戲多為户外運動,既鍛鍊了身體,讓疲勞的眼睛得到休息,也能培養孩子的創造力、團隊意識和動手能力。

  “老師,為什麼你也會踢毽子、滾鐵環?”“因為老師小時候也玩過呀。”在白龍橋小學的傳統遊戲世界裏,無論家長還是老師,都能參與其中。學校組織孩子們親手製作傳統玩具,舉辦玩轉傳統遊戲的親子活動。

  “孩子們要繼承的文化傳統,傳統遊戲就是一個好的載體。”邢麗君説,隨着時代發展,總會有一些東西被淘汰,但一些優秀的傳統遊戲,可以融入一些時代元素,通過傳承創新,讓它繼續發揚光大,發揮它們的教育價值。如將安全題材的現代兒歌與跳皮筋結合,投壺遊戲與垃圾分類相結合,將投壺的箭設置為不同種類的垃圾,投入壺中,在遊樂中科普垃圾分類知識,培養文明習慣。該校還舉辦過傳統遊戲創編大賽,以培養學生的創造力。